2016浮光掠影

我本来想着去写个2016的年终总结,后来想想没这个心思去作一个整年的反思,主要是我还没到这个时候。毕竟这两年的混乱,已经短期内理不清了,我也不希望被过去的想法干扰。 暂时不想去打破这种模糊了目标和混乱了节奏的生活,我还没到停下脚步反思的时候,Nas有首歌里的一句歌词,“I never sleep, cause sleep is the cousin of death ”,表达的大概就是差不多的意思 Read More …

中哲史写作纲要(Tentative)

重新写作一本中哲史一直在我的写作计划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这不仅是因为我经常自诩为中哲专家,同时也能看到我在各种地方非常直白的吐槽中哲领域的写作或者从业者都是垃圾,我曾经说过,不是针对谁,市面上能够看到买到的中哲著作全是垃圾。 网络上的名言,你行你上,不上别BB。可是不知不觉我已经BB了不知道多少年,却一直没有上去,哪怕是上去一点点。当然,我说的不只是中哲的领域,实际上我在很多的领域都发表过类似 Read More …

记滨江两个面试 (阿里,恒生)

阿里以前去过西溪面试,那次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因为不知道路程要多少,大早上六点过起床,赶到西溪发现还是八点出头。于是乎在大西溪绕了一大圈,最后回到阿里准备面试已经是中午将近。 当时面试地点选的楼里的一个书店,一打打印着马总头像的书摆在显眼的地方,一群人围坐着混过了第一轮的HR面试。 之后是午餐时间,上午面试留下了三个朋友,一起等待下午的第二轮。我们在餐厅换了些餐票,匆匆吃完发现时间还早,我自然提议下楼 Read More …